小夜曲

予天繁星,予地百花,予人爱恋

[银高]毁约(谜一般的性转/百合慎入)

#大写的OOC
#女体银高
#百合大法好(划掉)

松下私塾的学生们都知道,坂田银子和高杉晋子是一对死对头。
其实死对头不可怕,可怕的是这一对死对头都是混世魔王。
即便彼时的白夜叉与黑修罗还只是两个小丫头片子,这也不影响她们真正闹起来把私塾翻个底朝天,虽然事后总会被吉田松阳在头上一人赏一个刚出炉的、还冒着热气的“大包”。
既然武的不允许,那就来文的,于是见面必讽刺对方几句就成了每天早上的惯例。
她们的互嘲永远围绕着两个话题,一个身高,一个胸围。晋子嘲笑银子胸大无脑,而银子嘲笑她胸小,胸小以及矮.....我们是不是说了两个胸小?算了跳过跳过。
直到连桂都听不下去的时候,她们才会稍微的“休战”,等精力恢复过来时,再在周围同学们绝望的眼神中开始第二轮战争。
不仅桂和松阳老师,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对要人命的孽缘。
后来攘夷战争的时候,她们两个人被困在了一座山上,手下伤亡惨重,自己也带着伤。然而最后突围的时候,她们还是选择了不顾身上的伤口断后。
天人的军队就在树林外,虽然树林里错综复杂又满是可以隐蔽的树木,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
晋子两只手被那个伤重的家伙占用了一只,另一只还要握着刀随时警戒。
她没有办法分心去查看银子的伤势,她能感受到对方还带着体温的血液沾湿了她的衣服,再滴落到刀上顺着森白的刃流淌下去。
“喂,你这家伙,不会死了吧。”
“哈,我啊....阿银可不会这么容易就去死啊。”她听到耳畔传来那人的声音,明明痛的声音都在打颤,却还是像往常一样说着欠揍的话:“阿银可是要长命百岁的啊。”
“还有力气说胡话,看来是暂时死不了的。”即便心里是松了一口气,她还是嘴上不饶人的,一手扶着那人跌跌撞撞的躲过天人军队的搜寻。
直到夜月中天时,她们才甩掉了身后的军队,找到了一个早已废弃的房屋休息。
把衣服下摆撕下来,简单粗暴的处理了一下已经结了痴的伤口,她们终于精疲力尽的坐下休息。
“高杉酱啊,绷带松了哦。”她听到声音转头,看到那家伙正举着手上松开的绷带凑到她的面前,“喂喂,高杉酱不管从胸围来看还是贤惠程度来看,都一点不像个女人啊,阿银有点担心高杉酱未来会不会单身一辈子啊。”
“闭嘴,你这个胸大无脑的家伙。”强忍着一拳糊到她脸上的冲动,晋子转了个身,低头把绷带重新系好。
“等战争结束了,我们就结婚吧。”
手下的动作颤了一下,她带着错愕的表情抬头,却看到了那人一如既往的摆着欠揍的表情。
“喂喂,你以为阿银会这么说吗!?阿银才不想立这种Flag!阿银还年轻的很,还想继续活下去,至少要活到一百岁啊。”
于是晋子毫不犹豫的站起身,一脚踩在了坂田银子同学的脸上。
“疼疼疼——阿银还是伤患啊,高杉你下手轻点!这么暴力小心一辈子嫁不出去啊!”
“哼,嫁不出去也不要你来操心。”晋子一脚踩在那人胸口,换来她一句惨嚎。
原本紧张的气氛倒是因为这出闹剧烟消云散,她们背靠着背坐在连纸门都没有的室内,看着月光透过木板之间的缝隙洒落在地上。沉寂的夜晚中,只有她们两人的呼吸与心跳声,以及小声如同呓语的交流。
“我可不忍心让你守寡啊。”
“谁会给你守寡啊,你要死了,我就找别人去了。”
“高杉酱真是薄情啊,说好的山盟海誓呢?”
“谁和你有这种东西!白痴天然卷。”
她们就像小时候一样斗着嘴,即便这里只是一个破旧的废气房屋,即便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。
只是可惜,这句不知是玩笑还是诺言的约定,到最后也没能实现。
当多年以后,高杉晋子站在船头,目光穿过遥远的银河去找那颗蓝色的星球时,她总会想到过去的这些事,同时又无法克制这份恨意与最后一丝从胸腔中传来的疼痛。
“说好的要娶我,到头来是你先毁了约,白痴天然卷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又一个写了开头和结尾就不会中间系列(Smok

评论

热度(6)